thoyashio

【周叶】一生一战

    周叶预警,all叶汤底

    一直想写类似紫禁之巅的王不见王的感觉,终于一点一点扣出来了,周叶双王简直不要太好磕  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还有一天。

    这个边塞小城的小破客栈突然挤满了刀剑鞭弩,楼顶挂着银刃,栏杆牵了长索,旷邈的大漠上,浩浩荡荡的枪棍锤拐蜿蜒盘桓——蔓延自遥远的中原、南疆、东夷和北地。

    整个武林都在躁动不安。所有武器都颤动着嗡鸣。

    他左手微倾,将最后一坛酒倒上剑身,长剑噏动,铮然长鸣。“别急。”他微阖双眸,轻拍剑柄,嘴角牵出一丝笑意,“快了。”

    暮色将近,大漠昏暝。

    “叩“,酒坛叩击桌面,发出低沉的闷响。他随意取过一坛,径自倒入喉中,斜倚长栏,单手托腮,唇角牵开一道似勾未勾的弧度,”堂堂轮回山庄庄主亲带来的酒,怎的这般寡而无味?“对座紧了紧手中的白玉杯盏,默默将其斟满,微微呷上一口,才低声道,”昆仑之巅的雪水,合该寡淡无味。“他挑眉讶道”你去昆仑做甚?“”沐浴净身。“

    他倏而一愣,旋即伏桌大笑。酒水剧晃。对座眉头微皱,不动声色地稳住酒桌。他却再没同他暗自较劲比拼内力,直至桌子四分五裂,酒水洒了满身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二人俱是一笑。

    手中的君莫笑愈发激动,持续挣出亢奋的嗡鸣。

    他舒展眉眼,再笑,“再湿了你的衣裳,我可寻不到净水给你沐浴。“对座又慢慢呷了口雪水,无声放下手中的白玉杯盏,眼睑微垂”上次,也不是前辈。“ 

    “轮回山庄庄主自有若干美婢侍候,何需我等粗人费心?”他摊手,叹息着摇头。对座垂下眼眸,细细地将雪水浇过双剑,似是委屈似是反驳。他撑桌歪头,饶有兴致地戳了戳对座柔软的发旋,眨眼轻笑,“说来,你放着江南的千丈软罗不顾,跑来雁门自讨苦吃做甚?“

    “心向往之。“

    “心向何物?“

    “你。“

    手中的长剑再次爆发噏鸣,纤长的手微微用力,按下这阵颤动。薄如蝉翼的剑锋映出几分青白。

    二人俱笑,一饮而尽。他旋身而去,转瞬没了踪迹。

 

    日出东方,朔漠鎏金。

    所有兵器激动长啸,转瞬被主人死死按住。风沙寂静,天地无声。

    两道人影相向而来,他们的长剑静默地贴在腰侧。

    一只蜥蜴爬出沙地,探头四望,又摇着尾巴慌慌张张地钻了回去。

    他们提起长剑,银色的剑光缓缓泻出。

    “我辗转千里,无一敌手。“”十数年间,剑道至孤。“

    “若你我活下……“”若你我活下。”

    将起未起的风,似聚不聚的云,有名无名的爱。

    薄如蝉翼的剑尖发出薄如蝉翼的嗡鸣。

    黄沙漫天。

—Fin—

小剧场

某门派小徒弟:师傅,你千里迢迢赶到雁门,为什么不拦着叶前辈?

师傅:这是他的荣耀,我岂敢,岂能?